所以彼此确实是熟得很所谓是“低头不见抬头见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21:10:56   编辑:腾讯分分彩漏洞-腾讯分分彩技巧浏览人次:174

   像这个时候,太守要下令了,比较正式的场合,杨任就自称是末将了。
 
    而张既也是无比正色道,“杨任听令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杨任大声喊道。
 
    “命你带兵三千,押送五万石粮草奔赴房陵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最后张既说道,“一切便都拜托杨将军了!”
 
    杨任正色道,“还请太守放心,末将在,粮草在!末将与我军粮草共存亡!”
 
    张既觉得有意思,不过他也不能笑,只能是勉励道,“壮哉,有杨将军押送粮草,我算是放心了!”
 
    “末将必不负太守所托!”
 
    “好!”
 
   
 
   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,杨任带领三千士卒,押运粮草五万石,奔赴房陵。
 
    五万石绝对不算少了,并且这还只是第一次的,之后随着两军对峙,张既肯定还要再让杨任押送粮草,所以这才哪儿到哪儿啊,只是第一次刚开始罢了。
 
    吩咐完杨任后,张既便让士卒叫来了之前前来报信的王小四,告诉了他自己的决定。
 
    而王小四一听,是喜出望外,因为自己的人物是圆满完成了,可以和自己大帅交差了。
 
    哪怕是之前他下去领赏,心里也没有这么激动。对他来说,自己大帅让自己来给太守说这个想法,自然是希望太守能答应下来,早早助己方在房陵的士卒一臂之力。要是太守不答应的话,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交差啊。不过还好,还好,太守这么快便商议出结果了,让杨任将军带领三千士卒,押送五万石粮草去房陵,这个真是太好了,太好了啊。
 
    一日之后,杨任便带兵出发了,跟着他的还有王小四,虽然他很想早早自己跑回去和自己大帅说这个事儿,不过太守说得清楚,不用太过着急,一起回到房陵也没什么,所以他就没有动,毕竟太守的话,怎么说也得听的。自己大帅都不得不听,就更别说是自己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杨任王小四这边儿没那么着急,而王伉他们这儿呢,也同样是没太过着急的。
 
    毕竟他们心里可清楚,从房陵到南郑得花时日,再返回来,而且路途要是再耽搁呢,所以他们没什么着急的。最为关键的是,王伉、庞柔和王平三人,可以说对自己几人的想法,那是特别有信心,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太守不会同意,不会支持他们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如今自己等人的所作所为,还不就是如此吗。至于说让人去给太守说,那不过就是为了获得太守的支持,毕竟粮草都在南郑,所以为了获得更大的支持,没有太守手令调粮,那根本是不够的。万一真和徐晃兖州军持久战消耗粮草呢,怎么己方这五万大军的人吃马喂得跟得上吧。
 
    毕竟人家徐晃兖州军人马虽然不少,但不过才一万,是己方的五分之一,而己方可是五万啊,是他们的五倍,那所要消耗的粮草,却是要超过他们的五倍了,毕竟己方还有战马呢,他们的战马可没有己方多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们因为需要大批粮草,所以是跟需要张既这个汉中太守的支持。(未完待续。。。)
 
 
第九〇五章 杨任押粮到房陵
 
    接连三日,凉州军都没有什么动作,徐晃想了不少。之后便让己方士卒,在城头是对凉州军以及他们的几个将领,是破口大骂,就这样儿,是又过了一日多。
 
    知道今日,徐晃终于是发现了不对的地方,是啊,他要是再发现不了什么,他也真就不是那个五子良将的徐晃徐公明了。
 
    在徐晃看来,要是凉州军是暂时停战了,这个是没错,可他们的用意何在?到底真是为了让自己让己方麻痹大意,然后给自己一个迎头痛击,想破了房陵,还是说有其他的目的。其实好好想想,除了之想趁机袭击房陵之外,也真是并不派出其他的可能,不是吗?
 
    徐晃发现自己之前想得还是太简单了,真的,不是说人家停战了,就一听是要趁机攻去房陵的,那样儿的事儿,凉州军是干过,但是在自己这儿,自己如此小心谨慎的情况下,他们却是行不通了。
 
    那么他们到底是要做什么?
 
   
 
    在徐晃的想法中,如果说之前的一计不成,那么停战就不应该继续了,哪怕天天日日攻城,对他们来说,也总比这样儿强吧。那么既然凉州军依旧是没有动作,连己方士卒在城头对他们是如此辱骂都没有任何动作,那么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。那就是凉州军依旧是在寻找着机会,他们还是要对付己方。
 
    至于说这个机会到底是什么。徐晃也想了,要说他们是一直都在等着己方的麻痹大意,这个应该是不可能,也应该不是,也不像,所以自己认为几乎不可能。可就算是这个,那么只要自己让己方士卒是一直严加防范,只要是不大意不轻敌。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,自己自然是不会怕凉州军突然发难什么的,所以这个基本不用再去多想了。
 
    那么其次是什么呢,既然凉州军暂时停战了,之前因为是在房陵吃亏,受阻,那么他们停战。会不会是在等着南郑的援军?要说这事儿,也确实不是没有可能,不过之后徐晃还是把这个基本给排除在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为什么把这个等援军的给派出在外了呢,就是因为自己主公临行前对自己说过的话。
 
    自己主公说得清楚,“公明,如果张既派了多余五万的人马。那么便代表着他对房陵的志在必得,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。而他要是派了五万或者五万以下的人马,就代表他对房陵,并不是说那么特别重视,对他们汉中。也算是可有可无!”
 
    这是曹操和两大谋士的想法,他们想得简单。如果说张既真要是想保住房陵的话,那么当初就直接可以派几万凉州军士卒守住房陵,那样儿的话,己方基本不可能夺取房陵,或者能不能和其一战都不一定。但是张既没那么做,就代表着他的想法不一般,这个可能性就很多了。
 
    比如说想用己方的士卒来练兵,这个是最有可能的,毕竟汉中已经是多年没有战事了,要是己方进了汉中之后,直接就撤退了,那么他们就没有机会和己方对上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了,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想法,但是无论是什么想法,曹操他们认为,张既其实并不太过看重房陵,要不就不会让王平带几千人马守御城池了。所以他不认为张既会派大军来,这是他们最后想到的,所以曹操临走之前,是告知了徐晃。
 
    毕竟真是,因为两军的立场不同,所以在自己一方很看重的城池,在人家那儿,还真是不一定看重。如今张既派兵来,更多的,用意也许是为了练兵,也许是因为面子,也许是……
 
    可能性很多,但是徐晃去不认为张既会再派兵了,或者说,他其实认为五万人马已经够了,所以王伉他们停战,不会是因为要等南郑的援军。
 
    所以既然也不是如此的话,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个了,也是此时他们最有可能要做的。
 
    这个是什么,其实很简单,就是很多人都可能用到,但是却不是经常要用的一个,那就是耗粮之计啊!
 
   
 
    是啊,耗粮之计,这还用说吗,对房陵是围而不攻,对方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。
 
    并且己方是如何辱骂他们,他们都没有半点儿反应,他们不会再出兵来攻城,因为不想让己方损失,也是不想让他们自己伤亡。毕竟这个己方要损失人马了,粮草消耗自然是减少了,而他们呢,只要一攻城,己方弓箭手就马上会进攻,所以他们哪怕是佯攻,但只要一冲到城下,还真可能会有损失,除非是在己方没有什么防备的情况下,也许还可以。
 
    所以徐晃已经是能确定了,那就是王伉他们的想法就是消耗己方粮草,好一个耗粮之计啊。
 
    你说己方就干不出来这事儿,因为己方没有那么多粮草啊。你来个耗粮之计,也不知道是谁的粮草先没了。也就是这凉州军他们吧,一群败家玩意,钱粮无数,挥霍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这可真是“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”啊,这些粮草要是给己方的话。那可得解决多大的问题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也不能怪徐晃是如此想法,毕竟凉州军算是很富有很富有的军队了。钱粮太多了,至少是足够他们花销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兖州军,绝对是属于比较穷的军队,而且之前还经历过一次军粮短缺的情况,可以说士卒都饿得不行了。所以徐晃还能不知道粮草的重要吗,哪像是凉州军的士卒,虽然也知道粮草重要,但是却没有经历过兖州军士卒所经历过的那些生活啊。
 
    有一点是必须要承认的。那就是,只有你什么都吃不上,饿得不行了的时候,你才知道粮食是有多么珍贵,吃的食物,那是有多么好吃。可你天天都不用为了这些而发愁,天天吃得都不爱吃了。哪怕你知道珍贵,可也绝对没有被饿得不行了的人感受得深刻,这就是不同的遭遇,而有着不同的感受。
 
    显然,徐晃就属于那经历过的,所以他心里才骂凉州军败家啊。要是己方,绝对没有这事儿啊,他们也许也想,但是却没有粮草不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徐晃是气得不行,要是别的的话。他还真不至于是这样儿,但是这个耗粮之计。却是让他差点儿就爆发了。在他看来,要是不给凉州军点儿教训的话,他们肯定是不知道粮草有多珍贵,可是就凭借自己这一万人,还能是人家的对手?
 
    这不是他没有信心,而是这差距就在那儿摆着呢,在守城的时候,行,因为有城池为屏障,为依托,所以己方一万人马,是能守得住房陵。可要是直接拉出去,和人家凉州军硬拼,那么他真不觉得己方能胜。除非,除非是凉州军都没有兵器,也许能行,不过这事儿,可能吗。
 
    听说凉州军为了防止对手趁夜劫营,他们防范可严了,并且就在士卒的胳膊边上,你一伸手就能拿得到。并且听说还有不少士卒都是和衣而卧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反正传言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尽管徐晃也觉得,这传言不可靠,但是怎么说呢,有些东西,“无风不起浪”,也许不太贴切,反正不会是空穴来风,是不得不防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一日,杨任和王小四终于是到达了房陵战场。而王伉、庞柔还有王平三人,是早得到了探马禀报,所以三人是出了大营来迎接他们。
 
    他们当然不是来迎接王小四的,而是来迎接杨任的。毕竟杨任是自己太守派来押送粮草的,而且之后也少不了要和他们打交道,所以他们当然是要亲自出迎。而且虽然杨任是降将,但是除了王平之外,王伉和庞柔两人,也算是认识他那么多年了,关系虽然不是多多要好,但是肯定不坏就是了。
 
    毕竟全汉中,就那么些人,所以彼此确实是熟得很,所谓是“低头不见抬头见”的,就算是关系不会是如何如何好吧,但去也绝对不可能把关系搞得怎么怎么不好就是了。
 
    众人见面后,王小四倒是先说话了,“大帅,小四不辱使命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好,你王小四先记上一功,好了,你退下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也就是这时候王伉心情可以说还算是挺好,很不错。要不就你王小四,他和杨任还没说话呢,你王小四先来一句,要赶上王伉心情不好的时候,王小四肯定就要倒霉了。不过王小四确实是有功劳,而且他作为王伉的心腹士卒,可以说他确实还是了解自己这个大帅的,所以自然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,反而是得了功劳一件。
 
    之后王伉这才对杨任笑道,“杨任将军。真是有失远迎啊!”
 
    庞柔和王平也是赶紧和杨任打招呼,毕竟杨任是帮忙来的。不得不和人家客气啊。本来的嘛,没有什么太深厚的交情,不过都是同为自己主公做事,所以彼此还是很客气礼貌的。
 
    杨任闻言,是赶紧说道,“王将军,和明将军,子均将军。三位可好啊?”
 
    三人是连忙笑着点头,然后连着说好,最后王伉请杨任到大营的中军大帐一叙,杨任自然是不会推辞了。
 
    “杨将军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
 
    “三位请!”